做传统文化的摆渡者:戏曲在坚守传统基础上推

童年的戏剧记忆在读者的作品中是丰富多彩的。当光线和阴影投射在植物上时,感兴趣的根就会在地下生长。

网友“高山白雪”说,小时候每年夏天,农民不忙的时候,家乡的大庙前都会有戏,有评剧,也有京剧。吃饭,早搬了板凳占地方,等着去看歌剧。“那是我童年唯一的文化生活。”《高山白雪公主》中写道:“长大后,我真的很想唱戏。现在,虽然还没有成戏,但戏曲已经成了我的最爱。”

“坐标河南,小时候最开心的事就是周日晚上看‘梨园之春’节目。买炒瓜子,搬个小板凳,等着电视开播。很热闹,很有仪式感。现在我在上大学,暑假就要回家了。我发现了今年所有的“梨园之春”,并在笔记本电脑上播放给奶奶听。这么多年,我记忆中那些珍贵的东西一直都在。”网友说“没问题”。

歌剧几乎贯穿读者生活的每一个阶段。她回忆起小时候和爷爷奶奶一起听豫剧,为穆的淡然喝彩,为小仓娃的悲惨惋惜。她在安徽上学的时候,接触到了黄梅戏。《天仙配》《女驸马》展现了黄梅戏独特的演唱风格,迷人的故事深深吸引着她。她觉得中国传统戏曲的魅力值得她一生去感受。

"看歌剧的孩子从小就有秘密."《麦田里一只快乐的三花猪》说,去歌剧院长大后,他不自觉地在心里调试了另一个属于自己的节奏。他不慌不忙,让世界自由行走。他有自己保持沉默的理由。

“一奇”说他从小就对戏曲感兴趣,上大学时不时听昆曲《牡丹亭》,对间接的唱腔着迷;同样是听京剧,镜湖的名曲《深夜》很有激情,很大方。益气的故乡在甘肃,这里流行的剧种有陇剧和秦剧,都有地方特色。他的大学主修歌剧,他可以时不时地欣赏一下现场。“最近遇到几个戏剧专业的学生,觉得见面太晚了。”“齐一”说。

每部歌剧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和风格。在某种程度上,戏曲爱好者听戏曲,他们依附于当地的声音和感情。

读者“甄珍”介绍,他们更喜欢豫剧。豫剧艺术古今兼收,刚柔并济,豁达大方,具有“中和”之美。豫剧唱功强大,唱腔流畅,吐字清晰,表演自然,善于表达人物内心情感,深受当地人喜爱。

《思威瑟斯》说,他在《多彩云南》中长大,对家乡的滇剧印象深刻。戏曲是民族记忆的生动载体,史书中的无声文字通过多姿多彩的戏曲生动丰富。

关中没有不爱秦腔的。哪里有庙会,哪里就一定有秦腔表演。“李丽”从小就跟着爷爷奶奶去十里八乡开会,看了很多戏。看完《西游记》,吹火的场景很吸引孩子。腊月的晚上,我坐在冰冷的田野里,看完了整部剧,但我仍然精神饱满。

“迈克尔·可可”的家乡剧是黄梅戏。从小就听老一辈唱《女驸马》《打猪草》,渐渐长大。我最喜欢的剧种不仅限于黄梅戏,还有京剧、越剧、昆曲。她说歌剧的地方口音伴随着她长大。

“清河”还记得自己两三岁的时候,每天早上从爷爷家有花窗和太师椅的木屋走到院子里,从白天在剧场大楼上看到的演员们“三滴血”的身影中学习,唱了一首《还没来得及说话,珠子就流下了眼泪》现在他离开家乡后已经在南方生活了二十年。有一年出差去兰州,在安宁街偶遇了十几个老人音乐班。我满怀激情地唱着《王朝马汉呐喊……》和《清荷》。泪水瞬间充满了我的眼睛。秦腔是黄土高原和西北地区的灵魂,是陕甘宁人民骨子里的血脉。

“‘袖’咆哮之美难以接受,凌波莲步掌轻。听君歌,梦回春来,十万人阻挡长征。“今年寒假,我去了京剧,北京正一寺的古剧场建筑,改变了我以往对京剧刻板、无味的偏见,体会到了京剧艺术的独特魅力,”读者“何鸣”说。歌剧的微妙之处在于它的简单。京剧的表演,无论是悲是喜,是唱是说,都要看嗓子,只有简单的歌曲才能把情绪表现得淋漓尽致。然后是伴奏的“简”。京剧的伴奏很简单,主要由京胡、月琴、黑仔组成。伴奏在舞台幕布的一角,但它的作用极其重要。它不仅可以表达邻居的房子,还可以在战场上立即转化成几千人的部队,这是非常微妙的。

千百种戏曲形式各有特色,各有观众。“睢阳眼”是一个喜欢戏曲的95后。他也认识一些00后和05后,都是年轻但老的票友。他们都知道京剧、昆曲、秦腔、豫剧、评剧、越剧、晋剧、二夹弦、二人台。

《四月》是一个00后,他接触戏剧比较晚。但是他从小就学习唱歌技巧,自学唱歌,现在基本上已经能唱《索林胶囊》、《干坤带》等经典京剧歌曲了。他希望有机会与同龄人分享戏剧之美。未来,他将能够将戏剧与流行音乐、摇滚乐等现代元素相结合,让中国戏曲焕发出更加蓬勃的生命力。

《时间燃烧的节奏》与大家分享了这场话剧演出的盛况:上周六,余奎志和李胜素在郑州进行了一场精彩的演出,1000多名郑州市民有幸免费观看了郑州市政府的惠民演出。掌声不断,表演精彩,全场一片欢呼声。演出结束后,大家都久久不愿离去,走到舞台前围成几个圈。为此,两位京剧大师不顾连续表演三场的疲劳,两次重返舞台。“作为一个不懂中国戏曲的门外汉,我深感震惊。由此,可以看出国人对高水平中国戏曲的渴望。我觉得这就是中国戏曲的魅力!”《时间灼伤犀牛》表示,希望有更多的戏曲表演艺术家来到基层,因为群众确实需要这些优秀的戏曲表演。

“戏曲作为我国的传统文化,深受‘老一辈’的喜爱。年轻一代中,喜欢戏曲的人很多,但不是大多数。”有网友表示,在“快节奏”的当代,一句话可能会唱很久,会让大家觉得“节奏太慢”,导致没有听的兴趣。因此,继承传统戏曲,要从两个对象入手。作为传统戏曲传承人,我们要大胆创新,勇于创新,但创新并不意味着抛弃传统的精髓,而是在传承中发展。作为当代青少年,我们有责任传承传统文化。戏曲文化的发展离不开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接力。